要连矜矜来判断,倘若是以前的她在玩游戏时肯定不会为了这小小的危机就放弃整桶积分,毕竟买了道具后仍旧是在赌博,那不如使用SL。

    然而现在的抉择攸关她的观感与接下来的人生T验,与游戏不同,没有SL。

    看了一眼100积分的幸运符,连矜矜又看了一眼所剩无几的刚刚好100积分,她差些怀疑系统是来坑她的。

    连矜矜冒了汗,最终意志坚决,幸运符——

    买了!

    本小康的积分“嗦”地瞬间变成0,连矜矜只觉得心在淌血。

    【侦测到宿主购买幸运符——已自动开始生效24小时。】

    “cH0U到同样号码的同学一组哈,先来五个由我右至左排好,两两站在一块儿,拿个软垫垫着别受伤知道不?”

    T育老师站在前面大声道。

    连矜矜看看手中的号码,三号,是个刚刚好在中间的数字,也是第一批拉伸的同学。

    想着幸运符应该有它的效用,连矜矜正巧看见墨楚向自己的方向走来……接着在她面前停住。

    要连矜矜来判断,倘若是以前的她在玩游戏时肯定不会为了这小小的危机就放弃整桶积分,毕竟买了道具后仍旧是在赌博,那不如使用SL。

    然而现在的抉择攸关她的观感与接下来的人生T验,与游戏不同,没有SL。

    看了一眼100积分的幸运符,连矜矜又看了一眼所剩无几的刚刚好100积分,她差些怀疑系统是来坑她的。

    连矜矜冒了汗,最终意志坚决,幸运符——

    买了!

    本小康的积分“嗦”地瞬间变成0,连矜矜只觉得心在淌血。

    【侦测到宿主购买幸运符——已自动开始生效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