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世峻故意说这些话刺激宋翊锟,以此碾碎他的道德底线,其实早就注意到他之前看似平静却微微发红的眼睛,刻意保持好安全距离,在那惊人一拳打过来时及时避开。

    秦世峻一看这拳势就知道宋翊锟肯定学过散打之类的搏击运动,那拳确是实打实对着自己下巴砸过来的,在他明知道下巴这里神经密布,一不小心就能把人打瘫,还特意打那的时候,秦世峻就知道这人彻底失控了。

    但秦世峻是谁,从小到大的坏种,所有打架的经验都是一次次实战中积累起来的,侧身躲过迎面而来摸铁拳,一个肘击砸向宋翊锟的后背。

    宋翊锟踉跄,险些跌倒,后背上的疼痛激发了他的血性,都没站稳脚,就靠着惊人的核心力量再次攻向秦世峻。秦世峻一开始还只防守,奈何对方拳拳到肉,硬生生挨了几拳后也来了脾气,两人都打红了眼,只记得挥拳,不知道防守。

    不过比起宋翊锟,秦世峻还有些理智,知道打人不打脸的道理,宋翊锟却没这么多讲究,好像他才是那个从小当到大的混混,打急眼后不管不顾地胡乱勾拳,让秦世峻脸上挂了彩。

    宋翊锟脸上没伤,身上却酸痛无比,不断挥泄的体力让他把这段时间所有的烦闷都通通打出去,直到近乎虚脱才停下手,看着脸上挂彩的秦世峻,畅快无比。随着宣泄掉一直压抑在心脏上的烦闷后,心门后深藏的某样东西再也关不住。冲动上头,他竟然捧住秦世峻的脸,狠狠地咬上对方的嘴唇,好像天崩地裂都无他无关。

    突如起来的吻在秦世峻的意料之外,他稍微睁大了眼,立刻反应过来激动回吻。

    甜腥的铁锈味在两人口腔当中弥漫,血色的雾气早就跟着眼底的腥红冲垮理智的牢笼,让内心的怪物挣脱桎梏夺舍心神。

    不是温情,不是暧昧,更没有爱意,两个男人的热吻更像是狭路相逢的狮王在进行一场你死我亡的角逐,唇舌上的刺痛是争斗的伤痕,任嘴角口水恒流,也没人在意这点形象。

    宋翊锟像是失去理智的疯子,在对秦世峻拳脚相加后又试图通过唇舌将自己这段时间被他施加的负面情绪全部发泄。

    宋翊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主动吻上这个男人,烟味与汗味彻底霸占宋翊锟嗅觉,偏偏刚刚剧烈的动作让他不得不大口喘息,不断吸入男人粗犷的味道。

    秦世峻故意说这些话刺激宋翊锟,以此碾碎他的道德底线,其实早就注意到他之前看似平静却微微发红的眼睛,刻意保持好安全距离,在那惊人一拳打过来时及时避开。

    秦世峻一看这拳势就知道宋翊锟肯定学过散打之类的搏击运动,那拳确是实打实对着自己下巴砸过来的,在他明知道下巴这里神经密布,一不小心就能把人打瘫,还特意打那的时候,秦世峻就知道这人彻底失控了。

    但秦世峻是谁,从小到大的坏种,所有打架的经验都是一次次实战中积累起来的,侧身躲过迎面而来摸铁拳,一个肘击砸向宋翊锟的后背。

    宋翊锟踉跄,险些跌倒,后背上的疼痛激发了他的血性,都没站稳脚,就靠着惊人的核心力量再次攻向秦世峻。秦世峻一开始还只防守,奈何对方拳拳到肉,硬生生挨了几拳后也来了脾气,两人都打红了眼,只记得挥拳,不知道防守。

    不过比起宋翊锟,秦世峻还有些理智,知道打人不打脸的道理,宋翊锟却没这么多讲究,好像他才是那个从小当到大的混混,打急眼后不管不顾地胡乱勾拳,让秦世峻脸上挂了彩。

    宋翊锟脸上没伤,身上却酸痛无比,不断挥泄的体力让他把这段时间所有的烦闷都通通打出去,直到近乎虚脱才停下手,看着脸上挂彩的秦世峻,畅快无比。随着宣泄掉一直压抑在心脏上的烦闷后,心门后深藏的某样东西再也关不住。冲动上头,他竟然捧住秦世峻的脸,狠狠地咬上对方的嘴唇,好像天崩地裂都无他无关。

    突如起来的吻在秦世峻的意料之外,他稍微睁大了眼,立刻反应过来激动回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