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洞房

    在子时过去以前,白昇还是被尿意催醒了,在不熟悉的大床上醒来,迷糊中记得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夫主,抬头看见帷帐外红烛还没有熄灭,夫主坐在茶案前认真的看着书册,这书册一看就是这两日的检查记录,可夫主看的确实格外认真,白昇不知夫主能否满意,可知晓夫主在看的是与自己私密相关的,不由得脸红害臊。就在白昇在床上动弹的第一下,年沐黎就抬头看向了床上,看见妻子醒了立刻放下手里的书册走向床边,坐下的同时顺手将白昇捞进了怀里。

    “昇儿怎么醒了”

    “夫主,下面难受”白昇支吾着回答,知道夫主说了要等天亮盥洗就必定不会在夜间破例恩许额外的排泄。

    年沐黎听了手向下摸,食指划过聆口时顿了顿,“看你太累,都忘了给你入珠,昇儿真乖,没有私自释放,尿床的双性人可不受欢迎。”随即,年沐黎起身拿来之前配好的红宝石,原样装了回去,彻底堵死了今晚白昇的释放可能。

    “既然醒了,就不要浪费洞房花烛夜的宝贵时光了,昇儿,你准备好彻底属于我了吗?”

    真的是好想拉灯,但怕挨打

    年沐黎快速将两人衣装全部退去,俯身将白昇拘束在双臂之间,“第一夜,我温柔一点好吗。”手指已伸到女穴轻轻抚摸,待花瓣被摩挲的温热,将指节刺入了花心中,只感觉层层花肉紧紧包裹着手指,吮吸不停,随着手指的深入一层一层的推挤着手指。年沐黎待女穴分泌出较多花蜜时不再忍耐,将阳具头顶在花心口,缓慢却坚定的向内推进。

    双性人虽天生女穴淫荡,可也生来私密处生的精巧,女穴、后穴都紧密非常,只有不断的靠夫主的调教才能更好的适应承欢。

    白昇只觉得太大了,夫主的阳具像利刃一点点破开那从未被入侵过的地方。待阳具碰到一层薄薄的膜时,白昇已疼的无力摇头,可年沐黎伸手抓住白昇的双臂固定住,还出声提醒,“可以叫出声,但别让我看见你咬唇,嗯?”

    年沐黎不急着催白昇回答,等白昇喘了几口气稍稍适应了现在的状况,感受到花肉开始自主蠕动,浑身不再绷的那么僵硬了,才蓄力猛地突破了壁垒。

    “啊,夫主,痛,饶了我,慢一点,饶了我。”白昇突然大呼出声,疼的胸膛向上挺,纤细的脖子后仰的厉害,年沐黎看的都害怕在挣扎中被折断。

    “好了,好了,马上好了,昇儿乖,为人妻都必要经历这一遭,一次过去就好了,乖一点,乖一点。”年沐黎双手紧扣住白昇,一边说一边亲吻着身下人的胸膛,几次亲到娇小的乳房还分出心思琢磨日后要把这里催生的大一点。

    第五章洞房

    在子时过去以前,白昇还是被尿意催醒了,在不熟悉的大床上醒来,迷糊中记得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夫主,抬头看见帷帐外红烛还没有熄灭,夫主坐在茶案前认真的看着书册,这书册一看就是这两日的检查记录,可夫主看的确实格外认真,白昇不知夫主能否满意,可知晓夫主在看的是与自己私密相关的,不由得脸红害臊。就在白昇在床上动弹的第一下,年沐黎就抬头看向了床上,看见妻子醒了立刻放下手里的书册走向床边,坐下的同时顺手将白昇捞进了怀里。

    “昇儿怎么醒了”

    “夫主,下面难受”白昇支吾着回答,知道夫主说了要等天亮盥洗就必定不会在夜间破例恩许额外的排泄。

    年沐黎听了手向下摸,食指划过聆口时顿了顿,“看你太累,都忘了给你入珠,昇儿真乖,没有私自释放,尿床的双性人可不受欢迎。”随即,年沐黎起身拿来之前配好的红宝石,原样装了回去,彻底堵死了今晚白昇的释放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