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岭红梅小说网>仙侠>旱望云霓(美强双性) > 14宗门受罚恨意刻骨(小真受鞭刑 祁思砚苦等求上药)
    金风玉露天字号雅阁,气氛凝滞,落针可闻,房间内唯余算珠啪嗒之声。

    路葭拨弄着手中的珠玉算盘,抬眸扫视过屋内如飓风过境般的惨烈景象,不愠不火道:“一共损坏家具摆设三十四件,总计需赔偿七百块中品灵石。”

    眼前满屋的狼藉与疮痍,皆是二人打斗作法时留下的杰作。

    师弟师妹还在为榻上失血昏迷之人输送灵力,方霁真摩挲着春鸣剑的剑柄,淡定回道:“今晚打斗的赔偿,劳烦路姑娘记在九重天季家账上。”

    区区七百灵石,对季家而言不过只是九牛一毛。何况这场争斗本就是因对方而起,让季家全盘赔偿又如何。

    “那郎君可得给我留下一份凭证,以便金风玉露日后讨回债务。”路葭笑眯眯地收好算盘,隐晦地看了一眼抱剑青年脖颈处的暧昧痕迹。

    方霁真努了努下巴,示意路葭看向床榻,“喏。就把他留在这儿抵债如何。”

    有九重天大名鼎鼎的季家少主做人质,明渊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好,那我便将后续的治疗费用也一并记在季家账上。”

    没想到对方答应得如此爽利,方霁真倒有些吃惊,但转念又思及金风玉露背靠蟾宫,自然底气十足。

    “这是自然,路姑娘大可将日后所需的全部开销直接算上。”方霁真暗暗腹诽道,最好连这人用的棺材板也一起算上。

    金风玉露天字号雅阁,气氛凝滞,落针可闻,房间内唯余算珠啪嗒之声。

    路葭拨弄着手中的珠玉算盘,抬眸扫视过屋内如飓风过境般的惨烈景象,不愠不火道:“一共损坏家具摆设三十四件,总计需赔偿七百块中品灵石。”

    眼前满屋的狼藉与疮痍,皆是二人打斗作法时留下的杰作。

    师弟师妹还在为榻上失血昏迷之人输送灵力,方霁真摩挲着春鸣剑的剑柄,淡定回道:“今晚打斗的赔偿,劳烦路姑娘记在九重天季家账上。”

    区区七百灵石,对季家而言不过只是九牛一毛。何况这场争斗本就是因对方而起,让季家全盘赔偿又如何。

    “那郎君可得给我留下一份凭证,以便金风玉露日后讨回债务。”路葭笑眯眯地收好算盘,隐晦地看了一眼抱剑青年脖颈处的暧昧痕迹。

    方霁真努了努下巴,示意路葭看向床榻,“喏。就把他留在这儿抵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