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纭停下看了眼吃饭的两人,犹疑着轻声道:“儿子,你不会不喜欢女孩子吧?”

    “咳咳……”李斯安被母亲突如其来地一句玩笑话呛到,捂着嘴咳嗽不止。

    李泽昭马上起身给他到了一杯水,翟纭递了张纸巾给他,说:“慢点。”

    李斯安咳得满脸涨红,喝了几口水才缓过来。

    李泽昭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轻拍着他的背,问道:“好点儿了吗?”

    翟纭道:“我给你开玩笑呢,你怎么这么大反应?”

    “妈,这种事能随便开玩笑吗?”

    “我觉得可以啊,”翟纭笑道,“妈是很开明的,只要你喜欢的,我都没关系。”

    就以李斯安这种性子,哪天他说要出家或者给她带回来一个男儿媳妇,翟纭都不觉得奇怪。

    李泽昭支着下巴瞧着,不说话,只盯着李斯安脸上那种略显不自然的神情。

    “妈……”李斯安无奈打断母亲的话。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们俩快点吃。”翟纭手一挥道。[br]

    翟纭停下看了眼吃饭的两人,犹疑着轻声道:“儿子,你不会不喜欢女孩子吧?”

    “咳咳……”李斯安被母亲突如其来地一句玩笑话呛到,捂着嘴咳嗽不止。

    李泽昭马上起身给他到了一杯水,翟纭递了张纸巾给他,说:“慢点。”

    李斯安咳得满脸涨红,喝了几口水才缓过来。

    李泽昭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轻拍着他的背,问道:“好点儿了吗?”

    翟纭道:“我给你开玩笑呢,你怎么这么大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