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这天李斯安大学同学聚会,来了不少人。除了留在本市的几个人,其他的自从毕了业就没见过面。

    虽然差不多有小十年没见了,但大家的模样是没有太大变化,除了有些发福。到这个年纪了,大部分都结了婚,有几个连孩子都有了。看起来都过得挺好的。

    桌上气氛还算活跃,李斯安还是如昔日那般不爱说话。段淮人缘好,跟谁都能侃一侃,倒是替他缓解了不少尴尬。

    他们聊生活,聊工作,聊家庭,有意无意的攀比显摆,大概率都有些夸大的成分在。

    当聊到大学时,都在感慨、怀念那时候的生活,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学生时代,朝气蓬勃,散发浓浓的青春气息。

    中途李斯安手机响了,李泽昭一直给他打电话,他没接,把手机静音了之后屏幕朝下的扣在了桌子上。

    结束时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给几位女士叫好车以后他们也都陆续地回去了。段淮叫了一个代驾,带着李斯安去了一个自己常去的一个茶馆。

    [br]

    “喏,”段淮递给李斯安一杯茶,“解酒的。”

    “谢了。”他接过来,啜了一口。

    16

    这天李斯安大学同学聚会,来了不少人。除了留在本市的几个人,其他的自从毕了业就没见过面。

    虽然差不多有小十年没见了,但大家的模样是没有太大变化,除了有些发福。到这个年纪了,大部分都结了婚,有几个连孩子都有了。看起来都过得挺好的。

    桌上气氛还算活跃,李斯安还是如昔日那般不爱说话。段淮人缘好,跟谁都能侃一侃,倒是替他缓解了不少尴尬。

    他们聊生活,聊工作,聊家庭,有意无意的攀比显摆,大概率都有些夸大的成分在。

    当聊到大学时,都在感慨、怀念那时候的生活,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学生时代,朝气蓬勃,散发浓浓的青春气息。

    中途李斯安手机响了,李泽昭一直给他打电话,他没接,把手机静音了之后屏幕朝下的扣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