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岭红梅小说网>仙侠>其罪 > Cater 12
    我错了。玉石俱焚里焚不起的那个人是我。

    我从一开始就低估了宁王,他比我想的还要危险。我无暇思考他从何得知我和苏怀璧之间的事,又知道了多久,因为这件事带给庭宥帝的冲击比任何人都大。

    庭宥帝九岁那年,一位表亲王于皇宫暴毙,至今死因不详。

    这位表亲王好男色,府中更是养着娈童,而他暴毙那日,年幼的庭宥帝与其在私殿待了足足一个时辰。无人知晓那一个时辰里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最后庭宥帝浑身是血的从私殿踏了出来。

    某些坊间至今还传闻着庭宥帝与那位表亲王的桃色话本,而庭宥帝对那一日不曾做过任何辩解,也不曾因此受到过任何惩罚。

    庭宥帝的脸色果真难看到了极点,良久他缓缓吐出几个字,“怀璧,你认与不认?”

    我看向苏怀璧,他的神情淡淡的,仿佛这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有违身德的大事,此刻还能气定神闲地反问,“父亲可有证据?”

    宁王的头没有抬起来,“回陛下,方才郎中说苏怀璧中了毒,是臣下的。并且,是情毒。”

    庭宥帝扶着座椅的手在微微颤抖,面上依旧冷峻无情,“继续说。”

    宁王道,“此毒发作时间长达两个时辰,而苏怀璧解此毒只用了一个时辰。此毒来自西域,唯有与心爱之人交合才可解,而那一个时辰,与苏怀璧共处一室的,是……白砚。”

    庭宥帝看向我,话却是问苏怀璧,“苏怀璧,你认与不认?”

    我紧攥着拳,像一个等待宣布判刑的罪犯,在那一刻不由自主的屏息凝神。下一秒,我听见苏怀璧道,“臣,不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