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岭红梅小说网>仙侠>其罪 > Cater 06
    父亲对苏怀璧的态度全然不在我意料之中,这一点我始终不得其解。

    是怒其不争,愤怒苏怀璧自甘堕落到靠行刺偷生?还是佯装作态,只是为了铺垫移权于苏怀璧,又担心我从中作梗而演的戏?

    宁王此人人人皆道佛面慈悲,实则城府极深,深到除了我和他的心腹外无人能看破其真面目。

    心腹自然不必多说,我能看破宁王的表里不一,是因为七岁那年苏怀璧被劫走后不久,在宁王府撞见了一件极为骇人之事。

    那是一个烈日当空的正午,嬷嬷伺候我用完膳,我假意午歇,实则趁下人们不注意偷偷溜出别院,而我去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苏怀璧居住的苍山别院。

    苏怀璧被劫走后,苍山别院就被宁王下令封了起来,除了打扫的下人,任何人不得入内。而我会去那里,自然不是因为想念苏怀璧,而是想要确认他真的不会回来了。

    苏怀璧的消失让我得到了王府上下前所未有的宠爱与关注,可我十分清楚这一切不过是浮水之萍,能轻飘飘给我的东西,自然也能被轻飘飘收回,而结束的节点就是苏怀璧归来之时。

    所以我没有一刻不盼望着苏怀璧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再也不会回来也好,死了也罢。很长一段时间里,苏怀璧的归去与否已经成了我心头无法根解的执念。

    “苏怀璧”这三个字就像一道枷锁,一句诅咒,勒的我时时刻刻不得喘息,缠的我日日夜夜痛苦难耐。

    -走了吗?

    -走的越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