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岭红梅小说网>仙侠>其罪 > Cater 10
    苏怀璧将我拉到刑椅上,让我跨坐在他身上,我们忘情地接吻,唇齿过界是伦理越线,交颈缠绵是悖德苟且。可亲兄弟之间做什么是错的?牵手是兄友弟恭,接吻是兄友弟恭,交合也是兄友弟恭。

    一个愿意上,一个愿意给他上,怎么不算兄友弟恭?

    我抓着苏怀璧的手放在我胸前,教他揉捏我的乳头,苏怀璧无师自通地将另一边含在嘴里,舔舐,吮吸,啃啮。我发出阵阵轻叹,酥麻的痒意,兴奋的情绪,细微的刺痛,都是我的哥哥给予我的。

    我抚摸着他的脸,看他意乱神迷地陷入莫大的情欲中,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快感,这就是掌控苏怀璧的感觉吗?

    “苏怀璧,你真好看。”

    苏怀璧听到这话停了下来,他认真的看着我说,“宝宝,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孩子。”

    “比你还漂亮吗?”

    “嗯。”

    “最漂亮是有多漂亮?”

    苏怀璧望着我,温热的掌心揉捏着我的耳垂,轻声道,“是舍不得的漂亮。”

    苏怀璧将我拉到刑椅上,让我跨坐在他身上,我们忘情地接吻,唇齿过界是伦理越线,交颈缠绵是悖德苟且。可亲兄弟之间做什么是错的?牵手是兄友弟恭,接吻是兄友弟恭,交合也是兄友弟恭。

    一个愿意上,一个愿意给他上,怎么不算兄友弟恭?

    我抓着苏怀璧的手放在我胸前,教他揉捏我的乳头,苏怀璧无师自通地将另一边含在嘴里,舔舐,吮吸,啃啮。我发出阵阵轻叹,酥麻的痒意,兴奋的情绪,细微的刺痛,都是我的哥哥给予我的。

    我抚摸着他的脸,看他意乱神迷地陷入莫大的情欲中,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快感,这就是掌控苏怀璧的感觉吗?

    “苏怀璧,你真好看。”

    苏怀璧听到这话停了下来,他认真的看着我说,“宝宝,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孩子。”

    “比你还漂亮吗?”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