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岭红梅小说网>青春>微光(NPH) >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第二天林落跨进台里的时候,编辑李文文看到她就大呼起来:“7月了还穿高领,有没有这么怕冷的啊?”

    林落心虚地拍了她一下。

    李文文突然压低声音,“谢敢回来了。”

    谢敢真名不叫谢敢,而是叫谢昭,是林落的同事兼同校学长,当初林落能进台里没少受他的指导。他在台里能有谢敢这个诨名,是因为他哪里都敢去谁都敢采访,上至活火山口下至南美毒枭,只要他认为有价值的新闻,没有不敢跑的,有时候摄像都不愿意跟着他,他就自己扛着设备去采。

    林落认为他是真正的记者,把他当作崇拜的对象,不过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谢昭去中东当了一个多月的战地记者,终于是回来了。她真希望他这么Ai跑的人能调到国际部去,不要跟她碰面。

    然而事与愿违,上午的选题会上,两人就坐了个面对面。

    林落在心里祈祷栗冽不要知道这件事,不然他又要不高兴了。

    这件事上她确实有一点理亏。

    本科毕业以后,她去了T大读研,谢昭就是她在T大认识的,那时候谢昭回校做演讲,他才27岁就拿了Z国新闻奖的二等奖,简直是大神级别的人物。

    不过真的熟悉起来还是她毕业工作以后。他们同在一个部门,林落开始的时候啥都不懂,是谢昭带着她跑新闻教她写稿子,有时候要截稿了还是写得一团糟,谢昭甚至会帮她交一份合格的上去。

    第二天林落跨进台里的时候,编辑李文文看到她就大呼起来:“7月了还穿高领,有没有这么怕冷的啊?”

    林落心虚地拍了她一下。

    李文文突然压低声音,“谢敢回来了。”

    谢敢真名不叫谢敢,而是叫谢昭,是林落的同事兼同校学长,当初林落能进台里没少受他的指导。他在台里能有谢敢这个诨名,是因为他哪里都敢去谁都敢采访,上至活火山口下至南美毒枭,只要他认为有价值的新闻,没有不敢跑的,有时候摄像都不愿意跟着他,他就自己扛着设备去采。

    林落认为他是真正的记者,把他当作崇拜的对象,不过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谢昭去中东当了一个多月的战地记者,终于是回来了。她真希望他这么Ai跑的人能调到国际部去,不要跟她碰面。

    然而事与愿违,上午的选题会上,两人就坐了个面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