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锻炼完的身体似乎比平常更加敏感,元棉四肢酸麻,柔嫩狭小的花穴被粗壮的性器撑得几欲裂开,花腔禁不住微微收缩着,被迫一遍遍感受阴茎上跳动的青筋脉络。

    或许是熟能生巧,加上江徊不断地探索新花样,床事上也再不同之前那般性急,终于学会了耐下性子用轻浅的力度反复抽送着将整根阴茎缓慢顶入湿润的穴中。

    元棉被他的新花样折腾得不轻。没有什么比清晰的感受身体被男人性器一段段地侵入,无力抗拒又要克制着敏感点被蹭到而蔓延在大脑里的难耐快感更煎熬的事了。

    这比之前不管不顾地顶入温柔了太多,花穴反倒不习惯起来,甚至不知廉耻的懵懂迎合肉棒进出,最深时不自觉紧缩花腔吮吸,退出时又稍稍放松等待再次迎接。

    "好撑……"往常只会哭喊太快太重的求饶也不自觉地变成了带着娇气感的嘟囔,杏眼半阖,唇瓣微张,无助地抓着他的臂膀。

    这是元棉真正沉溺于情欲中的模样。

    江徊见此心中一动,察觉她更喜欢这样温柔的做法,不由抽空反思了一下,早点学会这些,元棉会不会已经答应做自己老婆了。

    "棉棉,现在想让我快一点还是慢一点插?"

    元棉方才去过一次,整个人如同刚出锅的虾饺,浑身透着粉气,细密的汗珠顺着面部轮廓悬在下巴,轻轻打在急促起伏的胸脯上。

    身体仍在不应期,花穴无法自控地收缩着,淫水从肉棒的缝隙中淅淅沥沥地滴落,无论经历多少次都没办法忽视失禁般的羞耻感。元棉无力地抬眼瞥他,习惯性想顶嘴,又怕他同先前那样突然戳中雷点把她折腾得只剩半口气,于是轻喘着摇头,不想同这个色中恶鬼讨论吃她的一百种方法。

    "那我们晚上就都试试吧。"恶魔低语般缓缓说出这句话,元棉瞪大了眼睛慌忙抉择。

    "要慢点的……"

    刚锻炼完的身体似乎比平常更加敏感,元棉四肢酸麻,柔嫩狭小的花穴被粗壮的性器撑得几欲裂开,花腔禁不住微微收缩着,被迫一遍遍感受阴茎上跳动的青筋脉络。

    或许是熟能生巧,加上江徊不断地探索新花样,床事上也再不同之前那般性急,终于学会了耐下性子用轻浅的力度反复抽送着将整根阴茎缓慢顶入湿润的穴中。

    元棉被他的新花样折腾得不轻。没有什么比清晰的感受身体被男人性器一段段地侵入,无力抗拒又要克制着敏感点被蹭到而蔓延在大脑里的难耐快感更煎熬的事了。

    这比之前不管不顾地顶入温柔了太多,花穴反倒不习惯起来,甚至不知廉耻的懵懂迎合肉棒进出,最深时不自觉紧缩花腔吮吸,退出时又稍稍放松等待再次迎接。

    "好撑……"往常只会哭喊太快太重的求饶也不自觉地变成了带着娇气感的嘟囔,杏眼半阖,唇瓣微张,无助地抓着他的臂膀。

    这是元棉真正沉溺于情欲中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