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一月,江徊终于又进了剧组,前阵子飞来飞去做电影宣发其实就是给他的一点零散假期,也让他有精力天天折腾元棉。

    元棉哪里受的住这样高频率的性事,软磨硬泡许久才让他点头隔天做。

    看见桃姐给她发来江徊要去剧组拍戏的消息时,简直喜极而泣。

    终于可以解脱了!那种每次都感觉见不到第二天太阳的夜间运动终于可以暂停了。

    江徊对待拍戏一向认真严肃,必不可能沉溺性事让自己状态出问题。

    元棉欢乐地给他收拾行李,当着江徊的面却掩饰得波澜不惊。

    江徊哪里看不出来她眼睛里藏不住的欢喜,有些烦躁地啧了一声,盯着给他收拾东西的元棉目光沉沉。

    下午送江徊进入剧组后元棉费了会功夫将这次剧组里的重要人员外貌特征记下来,熟练地加入剧组工作群等候差遣。

    等元棉收拾好江徊要住的房间时,已经快到剧组下工晚餐的时间,这次投资方大方得很,给剧组包了一座酒店供所有人休息用餐,不过菜色如何还无法确认,怕那祖宗嘴刁不肯吃,她打算先去试试味道。

    元棉打开她们三人助理的聊天小群,汇报自己下午的工作完成,打算去餐厅给江徊带饭的事。

    两人隔了一会才回她,说江徊这边没事,让元棉先去吃饭,待会江徊可能会跟着导演一起去餐厅用餐。

    时隔一月,江徊终于又进了剧组,前阵子飞来飞去做电影宣发其实就是给他的一点零散假期,也让他有精力天天折腾元棉。

    元棉哪里受的住这样高频率的性事,软磨硬泡许久才让他点头隔天做。

    看见桃姐给她发来江徊要去剧组拍戏的消息时,简直喜极而泣。

    终于可以解脱了!那种每次都感觉见不到第二天太阳的夜间运动终于可以暂停了。

    江徊对待拍戏一向认真严肃,必不可能沉溺性事让自己状态出问题。

    元棉欢乐地给他收拾行李,当着江徊的面却掩饰得波澜不惊。

    江徊哪里看不出来她眼睛里藏不住的欢喜,有些烦躁地啧了一声,盯着给他收拾东西的元棉目光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