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人的家长X帮助习俗或许是自然产生的,由Alpha家长帮助Omega子嗣。多年来,Alpha们代代相传的基因序列守则让她们基本上放弃了将多种卵子混合的策略,而每次都只选用来自同一人的基因,龙人的社群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演变为单偶制。实际上,这被视为Omega平权的进步特征。

    “在古代,龙人Omega基本上是没有人权的一次X用品,当创生者从她们身上成功提取了基因,她们就失去了利用价值,会被当场杀Si。显然,信息素、镇压和排卵后的虚弱,让Omega的x1nGjia0ei变成了致命的赌博。如果赌赢了能得到什么呢?能得到基因的延续,并面临自身的Si亡——我们都知道,基因的延续和本人的意识毫无关联,你无法见证。就像Si后,其实你的钱去了哪里,和你自己关系都不大了。这个交易在今天看来有些荒诞,至少不值得花那么大的代价。久而久之,Omega的自毁事件增多,她们宁愿Si也不要生孩子,宁愿一直忍受发情期的折磨。于是Alpha做出了妥协,在天秤的另一端加上了新的筹码:一个庇护所。也就是单偶制。

    “你给我基因,我给你家庭,听起来很公平。我需要你的基因,而你在x1nGjia0ei之后需要照顾,我会保护你,直到你从打击中恢复过来。同时,为了证明我的服务质量足够优秀,我保证一次只照顾一个人,不会有其他人来分走你的庇护。然后,Omega们发现,她们确实需要这样的照顾,她们的人生基本上被发情所裹挟,如果想要当一个自由的人类,就只能小心翼翼地安抚T内那头猛兽,而Alpha就是为此而生的。

    “这样的合作模式很快在社群内广为流行,历史的螺旋不断推进,直到今天,到了现代社会,随着种族大交融、浮空城邦的对接与对陆地世界的探索,龙人Omega们逐渐觉醒,认识到单偶制很可能并非公平的交易。若你是送子鹤制度的拥护者,可能会问:为什么Omega们从来没有想过,用科技解决自身的不便之处?送子鹤解决了人类必须在T内培育胚胎的不便,龙人也可以研究研究,把发情期和信息素之类的给破解掉啊。

    “很有趣的问题,虽然我不是龙人,我也曾有过这样的疑问,后来发现我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试想,一个社群的权力中心——也就是Alpha,怎么会主导研究一个可能让自己变得对Omega而言完全不重要的项目?而且你要知道,直到两个世纪前,Omega才享有受教育权,她们就像是某个城邦的外来者,本地人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地将福利制度向外地人开放。”

    ——节选自《龙人》,作者StjerneVisdomFl?yelsblomst

    此刻,芬迦林只是张了一下嘴,又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好吧,无所谓,我自己再想想办法。”

    “唔,鉴于你对我诚恳地道了歉,也确实事出有因,我可以在另一方面上帮帮你。”佩尔霍宁说——主要是因为,她对龙人这样的少数群T实在感兴趣。

    芬迦林迟疑地抬了抬眉毛。

    “我是说,可能符号术也能解决你的问题。”

    “啊,不可能。”芬迦林摇摇头,“要是有那种符号术,我就不会天天坐在这儿查资料了。”

    “龙人的家长X帮助习俗或许是自然产生的,由Alpha家长帮助Omega子嗣。多年来,Alpha们代代相传的基因序列守则让她们基本上放弃了将多种卵子混合的策略,而每次都只选用来自同一人的基因,龙人的社群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演变为单偶制。实际上,这被视为Omega平权的进步特征。

    “在古代,龙人Omega基本上是没有人权的一次X用品,当创生者从她们身上成功提取了基因,她们就失去了利用价值,会被当场杀Si。显然,信息素、镇压和排卵后的虚弱,让Omega的x1nGjia0ei变成了致命的赌博。如果赌赢了能得到什么呢?能得到基因的延续,并面临自身的Si亡——我们都知道,基因的延续和本人的意识毫无关联,你无法见证。就像Si后,其实你的钱去了哪里,和你自己关系都不大了。这个交易在今天看来有些荒诞,至少不值得花那么大的代价。久而久之,Omega的自毁事件增多,她们宁愿Si也不要生孩子,宁愿一直忍受发情期的折磨。于是Alpha做出了妥协,在天秤的另一端加上了新的筹码:一个庇护所。也就是单偶制。

    “你给我基因,我给你家庭,听起来很公平。我需要你的基因,而你在x1nGjia0ei之后需要照顾,我会保护你,直到你从打击中恢复过来。同时,为了证明我的服务质量足够优秀,我保证一次只照顾一个人,不会有其他人来分走你的庇护。然后,Omega们发现,她们确实需要这样的照顾,她们的人生基本上被发情所裹挟,如果想要当一个自由的人类,就只能小心翼翼地安抚T内那头猛兽,而Alpha就是为此而生的。

    “这样的合作模式很快在社群内广为流行,历史的螺旋不断推进,直到今天,到了现代社会,随着种族大交融、浮空城邦的对接与对陆地世界的探索,龙人Omega们逐渐觉醒,认识到单偶制很可能并非公平的交易。若你是送子鹤制度的拥护者,可能会问:为什么Omega们从来没有想过,用科技解决自身的不便之处?送子鹤解决了人类必须在T内培育胚胎的不便,龙人也可以研究研究,把发情期和信息素之类的给破解掉啊。

    “很有趣的问题,虽然我不是龙人,我也曾有过这样的疑问,后来发现我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试想,一个社群的权力中心——也就是Alpha,怎么会主导研究一个可能让自己变得对Omega而言完全不重要的项目?而且你要知道,直到两个世纪前,Omega才享有受教育权,她们就像是某个城邦的外来者,本地人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地将福利制度向外地人开放。”

    ——节选自《龙人》,作者StjerneVisdomFl?yelsblomst

    此刻,芬迦林只是张了一下嘴,又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好吧,无所谓,我自己再想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