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岭红梅小说网>历史>佳期如愿 > 7 连朋友都没得做
    大三开学没多久,有一天戚年收到了一条陌生短信,短信内容说戚望也考上了S市的学校,对方让戚年多去戚望的学校看看他,多照顾他。

    戚望是戚年的弟弟。对这个同一个肚子里生出来的弟弟,戚年是没有什么感情的。从戚望出生的那一刻起,他的父母就不允许他靠近半步,说怕他身上的“污秽之气”传染给弟弟,然后影响到弟弟的命途。

    太多的污言秽语,戚年可以说是从小听到大。

    他原本以为逃离了那里,他就和那个家再没关系了,可没想到命运还是将他推到了悬崖边上,他摇摇欲坠,头晕目眩快要掉下去。

    戚年慌乱地把短信删了,没过多久,他就在微信上看到了戚望的好友申请,而申请栏的备注让戚年不寒而栗。

    他惊恐地睁大双眼,仿若被一只手掐住了喉咙。

    戚望:怪物快加我,你也不想你那恶心的秘密被你的同学们知道吧?

    他就好像一个恶魔,将戚年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粗鲁地扒开,然后在上面撒盐并反复践踏。他想看戚年像狗一样跪下来求他,这会让他非常有成就感。然而这还不够,他还要让所有人都围观、欣赏到戚年的痛苦。

    小时候他就经常做这样的事情,谁和戚年关系好,他就把戚年的秘密告诉那个人,然后到处散播戚年是个扫把星,谁靠近谁倒霉,连他的父母都不要他的事情。

    没有什么理由,他就是看不惯戚年过舒坦日子,反正爸爸妈妈也是这么对待戚年的,他欺负起来毫无负罪感。

    戚望的出现,将戚年掩埋的恐惧尽数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