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岭红梅小说网>灵异>弱强/全世界只有我是攻 > 21,蔺府Y奴。N孔磨石子跪爬抽BN擦地,群奴羞辱m攻Y规
    身上很轻松。

    安和茫然的大睁着眼,被室友毫无理由的轮暴让他情绪崩溃,他们自然的态度,又让安和怀疑自我。

    为什么……你们都这样理所当然的?欺负我?

    安和低下头小声抽泣,脖子上传来轻微的拉力。他赤身裸体跪在蔺府门内正对着门廊,脖子上绕着一根粗绳,白里透粉的身子一丝不挂,秘处和胸前酥乳都十分娇艳。

    纸片人不耐烦的扯动绳子,安和只能顺着它的力道在粗糙肮脏的地上缓慢爬行。奇怪的是并不如何疼痛,娇嫩膝盖被石子刮过,反而带来一点酥麻。

    “腿要稍微分开,屁股翘起来,要翘到露出小逼来。”裸臀上突然挨了一巴掌,安和唔了一声,饱受调教的身体先于主人反应了过来。

    “对,奶子要垂下去。奶头要能摩擦到地面。”纸片人们从墙头和石头缝里探出脑袋,贪婪的看到一身白净的淫奴塌腰翘臀,本就饱满圆润的小屁股翘起个勾人的弧度,臀缝紧闭,两根嫩生生大腿中间一朵红润无毛的小花俏生生的绽放。

    玉球一般的卵蛋和已经翘起的秀气大肉棒也从身后清晰可见。淫乱的高翘屁股秀着女逼,随着爬行轻轻摇晃。花瓣微分,吸引人的手指过去插上一插。

    “奶子要垂下去。”那人不满的按住安和的背,安和发着抖咬住唇,两只乳头擦过地上的碎石,他顿时宛如触电一样想弹起来却被压住。

    那人从背后抓住安和的两个奶球,直接往地上蹭去。安和顿时触电一样乱抖个不停,嘴里也憋不住的哭叫:“不行的啊,太敏感了,奶子,呜!不要擦地啊啊!饶了我吧,饶了贱奴吧。啊啊啊!”

    尖锐石子刮到奶孔,安和的奶孔本就打开过,这下反应更是激烈,细腰绷紧整个人都想翻过来,小嘴无法自控的张开流出津液,眼神都已经涣散了。

    “舒服的吧。”蔺公子说,在他这,安和这点挣扎也就小兔子抖抖耳朵的程度。根本不放在眼里。手上揉搓小奶妓的一对大奶,干脆捏住樱红乳头搓揉,不管小奶妓可怜的哭喊,把个肉嘟嘟的小果实奶孔都掐了出来,直接按到砂石地面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