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水泼洒在脸上,恩雅本想借此赶走几分焦躁,却被冻的打了个哆嗦。她想起那年初冬,刚落过雪的湖面还未完全冻结实,年幼的恩希亚就缠着她一起去滑冰玩。她拗不过妹妹的请求,在用石块试过冰面后,又自己先站上去轻轻跳了几下,随后再三叮嘱妹妹不可以跑远,便站在一旁守着。

    恩希亚雀跃的在冰面上穿梭,恩雅不放心,眼看她稍微离远了些便大声呼喊她回来些。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雪后天气晴好,能见度也很不错,看着兴奋的妹妹,渐渐的恩雅自己也放松了警惕。恩雅已经不记得她在那站了多久,只记得一直待在原地不动的自己觉得双脚有些发僵。她不自觉的跺了跺脚,想让被寒气裹挟的双腿稍微暖和一些。或许是因为承重久了,突然的震动让本就脆弱的冰层突然断裂,恩雅只觉得脚下一空,便掉进了窟窿里。

    她下意识的伸开双臂,想撑住周围的冰面爬出来,无奈这片碎裂开来的冰层已经无法承受她的体重以及浸满水的衣物,只是徒劳的将这个窟窿越撑越大。刺骨的寒冷从鞋袜的接缝处开始迅速蔓延,恩雅心中自知不妙,她急忙大喊,叫恩希亚赶快回去喊人,千万不要再靠近过来。恩希亚本就离的不远,年幼的她一听见落水的声音后瞬间慌了神,急忙朝着姐姐的方向跑去,又被姐姐的吼声吓的呆在了原地不敢动弹。

    “回去!回去喊人!”恩雅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吼的这么大声过。她勉强撑着冰面,不敢再用力,只能祈祷年幼的恩希亚能顺利回到岸边,回到家里将大人带来。终于在目送恩希亚跌跌闯闯地朝着家的地方跑去后,她才松了口气,在刺骨的冰水中咬着牙等人回来。

    那日虽然阳光极好,但照射在身上没有一丝温度,恩雅只觉得每一秒都如同一年一般那么漫长。起先她还充满乐观的以为自己只要这样等着就好了,然而不过几分钟,冰冷的湖水就将她的衣裤从外到内彻底浸湿。同样年幼的少女冻的直打颤,眼前的景象也渐渐变的模糊。她努力睁大眼睛,第一次发现光线在她大脑中呈现出来的景象,和她的眼皮开合似乎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恩雅不敢就这样晕睡过去,她将身上唯一还能控制的舌头咬到出现血腥味,才终于让意识重新清醒了几分。就这样和失温来回拉锯了十几分钟,她终于看见了从远处焦急跑来的人影。

    人影跑近后,她看清了是马特洪和哥哥,还有落在几十米开外,一边哭一边极力追赶的恩希亚。“我比你轻,我去。”恩雅听见哥哥一边说着,一边将外衣脱下丢在岸边,在腰间缠紧绳子后匍匐在冰面上朝她爬过来,“坚持住恩雅!”

    少女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哆嗦着手将斗篷带子扯掉,本来还想将靴子也脱掉以好减轻一些重量,但是双脚已经僵硬的弯都弯不起来。好在不过一会,哥哥就已经移到了她身边,将绳头从她腋下穿过后紧紧的打了几个结。“马特洪!用力拉!”放下所有顾虑的恩雅终于闭上了眼睛,哥哥那明明近在耳边的吼声似乎也像远在天边一样,“恩雅你不能睡,你醒醒!”耳边的声音忽近忽远,恩雅想开口安慰对方她没事,但此时的她已经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提开口说话了。

    =====

    恩雅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只知道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那个熟悉的被窝里,身边是紧紧抱着自己的哥哥。她的头很痛,嘴里淡淡的草药味和浑身僵硬的关节让她渐渐捡回了记忆。劫后余生的她悄悄靠近了一些,伸手搂紧了对方。恩雅在那一瞬间甚至有一些小雀跃,如此合理的机缘和巧合,让她终于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和机会可以这样抱着哥哥。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像天真无邪的孩子般互相拥着睡在一起了。

    恩雅贪恋的嗅着对方身上的气味,甚至忍不住想张嘴咬住那微微凸起的喉结,但是又怕把对方弄醒,只能舔了舔嘴唇,往哥哥怀里又钻了一些。“醒了吗?”感受到对方轻微动作的少年突然惊醒,焦急忙慌的松开怀抱低头确认。恩雅一下没了办法,只能轻轻的嗯了一声。

    “恩雅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说过多少次了……”少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关心的话到了嘴边又忍不住变成了责怪。“是恩希亚说想去玩的,”恩雅不想听这些,低头埋进了哥哥的胸口,声音闷闷的,“我只是陪她去的。”

    “你知道不能去你还陪她去,”哥哥被她气的有点说不出话来,“恩雅你抬起头来,你看着我,你知不知道这次要不是……”

    “我冷。”少女不肯抬头,也不肯放手,埋着头紧紧的抱着对方。

    “……还冷吗,”哥哥松开了想将少女推开一些的手,有些无奈道:“恩雅你发烧了,你得好好休息。你不知道你在湖里泡了多久,要不是我和马特洪正好……”

    “我饿了。”

    “……”哥哥沉默了,过了一会他叹了口气,像是终于妥协了似的。“想吃什么?”他问道:“恩希亚为了你急的一天什么都没有吃。我去厨房帮你弄点,顺便给她也送去一些。”

    “我不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