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前后后忙了一天,当恩雅终于有机会一个人独处后,她躲进了卫浴间里,将一根手指慢慢探入了小穴内部。果不其然,不过才伸进去两个指节,她便已经触到了那个小玩具。“哈……真是讨厌。”她轻喘了一声,将那物体从小穴内拽出。和上次的不同,这次的玩具表面光滑极了,即使这样夹着来回走动了一天也没有特别明显的异样感。说实话,少女确实有点舍不得将其丢掉了。

    只是自慰的话,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她这么想着,将那如口红般小巧的玩具洗净,上下打量起来。只可惜她没有看清哥哥是怎么把它打开的,就这样独自琢磨了半天,也不明白到底应该怎么用。少女有些气馁,她窝回到被子里,回想起今日与哥哥共处一室时的情景。

    从她命令对方将衣服脱去开始,她的目光就没有从对方的身体上离开过。凸起的喉结,宽阔的肩膀,量身定做的西服所勾勒出的胸膛和腰身,还有那两条修长的腿,不得不承认,这幅躯体天生具备着强大的性张力。

    她也注意到,在她提到那套衣服的时候,对方刻意调整了一下坐姿,将原本袒露在外的分身藏在了布料的褶皱之下。她几乎可以肯定,对方在借此掩盖某个事实。天知道当时的她有多想狠狠踩在上面,逼迫他承认自己对圣女有着非分之想。

    只是理智告诉她,绝不能在此时此刻捅破这层窗户纸。她也只能靠着幻想,幻想出后续可能会如何发展。

    =====

    她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去了,又不知在何时醒来。不出意外的,看见男子正坐在她的床头,把玩着自己的发丝,她确实已经开始习惯于这个每日都会进入的梦境。

    “我见到他了,”她爬起身来,径直坐在了对方的腿上,“他和你一样。”

    “哦?是吗?”她的话似乎挑起了对方的兴趣,男子顺手将她搂在怀中,一只手毫不客气的从领口探入,将一侧的酥胸握在手中揉了起来:“他也这样摸你了?”

    “……没有。”少女侧过头,在那个不安分的手臂上咬了一口,留下一排浅浅的牙印,“他哪里敢。”

    “那他哪里和我一样了?”男子一边问,一边继续揉着,他喜欢那握在手中又软又弹的手感,还有被指尖略过后挺翘的乳尖。

    “胸口的伤,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计划,”恩雅说着,伸手想将对方的手拉开,“……他长得也和你一模一样,比分开时高了好多。”

    “是吗,”男子并没有松手,甚至还低头舔弄起对方的耳尖来,“他的胸都给你看了,你没给他看啊?”

    “啧……谁像你啊,每次都像个发情的野兽一样。”少女有些羞恼,她撇开头,又在那胳膊上咬了一口,想制止对方的骚扰,“你把手拿开,不许摸了。”

    “你刚刚自己说的,他和我一样。”体型上巨大的差异让他能轻松的将少女箍在怀里,男子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反而加大了几分揉捏的力道,“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发情呢,说不定他已经在脑子里把你肏完一遍了。”

    这句话让少女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她想到了白日里对方突然换了个坐姿,原本还没往这方面想过,现在被男子一提醒,才突然反应过来。“不许你乱说,”她挣扎了几下,双乳本来就是她敏感的地方,只是轻轻的揉捏倒也还好,如此这般搓揉,让她不由得有些动情,“他才不敢对圣女有什么非分之想。”

    男子像是被她的话逗乐了,一下笑出声来:“恩雅,我比你清楚他在想什么。倒是你,这么着急,到底是在替他辩解,还是替自己辩解啊。”

    少女哑然,她知道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