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岭红梅小说网>灵异>被坏蛋医生玩哭的笨蛋美人 > 发现异常,疏远医生后遭上门,被犯轻易上
    连着被祁修远草了好几回,每次回家下体都湿得厉害,逼肉又酸又麻,光是内裤的摩擦就让慕思宁受不了,他终于隐隐察觉到不对劲。

    慕思宁不是初经人事的男孩,在性这方面上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他这种情况完全不像是因为太想要而导致的生理反应,倒像是……

    被人狠狠亵玩过下面。

    他最近接触到的人,除了丈夫也就只有祁医生,想到自己每次都会在他那里昏睡半天,慕思宁不由得产生一个可怕的猜疑。

    因而再次出现在诊所里时,他事事小心谨慎,连祁修远泡的茶和中药都没敢碰,趁对方不在的时候偷偷倒进花盆里。

    随后像往常那样若无其事地躺在沙发上睡觉,只有微颤的睫毛和紧握在后背的手彰显出他的不安,紧闭着眼没敢真的睡下去。

    慕思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再次出现在这里,也许是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猜疑,也许是不愿相信斯文温柔的祁医生会是那样的人。

    惶恐不安,孤注一掷。

    等待的时间没有持续太久,房门很快就被人推开,传来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缓慢来到沙发前,他所在的位置。

    一双手揽住他的身体,把他从沙发上抱了起来,慕思宁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甚至能听到胸腔里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祁修远刚抱起他就感觉到了异常。

    怀里的身躯僵硬得不行,一看就是在刻意装睡,紧抿的唇和轻颤的睫毛暴露他此时紧张不安的状态,似乎被自己触碰是件极为抵触的事。

    没被催眠。

    看来人妻这次学聪明了,没喝自己给他精心调制的药物。

    祁修远弯了弯唇,脸上不见得有一丝慌乱,只有怡然自得的惬意,他精心布局这么久,此刻也差不多到收网的时候,慕思宁就算发现了也无济于事。

    把浑身绷紧的人妻放到床上,祁修远还好心地帮他舒展开手脚,盖上暖和的小毯子,细微周到地替他捏好被角。

    “这几天气温转凉,太太在沙发上睡着可不行,很容易受凉感冒的,在床上睡就没有这个顾虑了。”

    很正常的关心举动,可他温柔得过头的话贴着慕思宁的侧耳萦绕,热息和暧昧的语调近在咫尺,宛如在对情人亲密诉说耳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