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岭红梅小说网>灵异>被坏蛋医生玩哭的笨蛋美人 > 囚:失/S尿/小腹S得鼓胀,成为医生的便器
    接下来的几天,慕思宁被祁修远囚禁在诊所里,不仅人身自由被限制,没法联系外界的人,身上也时刻绑着锁链,没有医生的准许根本没法离开大床。

    暗无天日的淫乱日子,腿间两个小穴被肏得熟软多汁,奶子挺立胀乳敏感不堪,浑身上下都浸过男人精液的味道。

    白天辛苦陪床做爱精液射满小逼,晚上还要含着医生粗热的鸡巴入睡,梦里都在被男人肏干,骚逼变得越来越敏感,快被调教插干成医生的专属肉便器。

    微光透过困顿的眼皮,慕思宁从昏沉混乱的梦境惊醒,身体的感知渐渐复苏,很快就被下体火热胀硬的触感吸引,小腹被撑得酥酥麻麻,还有逐渐胀大的趋势。

    早晨本来就是男人最容易勃起的时段,何况祁修远的鸡巴还在他的逼里插了一夜,被湿热的媚肉紧紧包裹,微微一动就能享受到酥爽的快感。

    眼看着男人的性器在自己体内越勃越大,塞得小腹酸胀淫穴发痒,慕思宁小声地呜咽了一声,费力地撑着床,缓慢抬起自己的腰臀。

    在不惊醒祁修远的情况下,小心翼翼地抽离他的肉棒。

    阴道内的骚肉将大鸡巴夹得死紧,光是拔出来受摩擦的过程都爽得人妻腰肢发颤,骚屄缠缠绵绵地蠕动挽留。

    穴内被堵着的分不清是精液还是淫水的热流,随着交合部位的分开逐渐往外淌,溢湿了会阴和底下的床单。

    那根肉棒实在是过于粗长,深深埋入他的逼穴深处,牢实契合到一起,拔离的过程折磨得慕思宁眼尾湿红呼吸不畅,怎么都拔不到头,好似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好不容易拔到龟头的位置,离胜利仅有一步之遥,体内却跟缺了什么东西似的,空虚痒浪得磨人,比柱身更粗的龟头肉冠还卡着穴口,不费一番力都弄不出来。

    “嗯……呜……”

    慕思宁咬着嘴唇,低咽声难以自持,手指紧紧绞住床单,不管再累也决意狠心抽离医生可恶的大肉棒,微微抽动地腰肢继续往上挺。

    一只强劲有力的手忽然圈住他的腰身,往下一按,瞬间便让慕思宁前功尽弃,被肏得熟红的小屄再次和大肉棒亲密相撞,逼口被硕大的肉柱撑圆,径直坐到鸡巴根的部位紧紧契合到一起。

    “嗯啊啊!”

    龟头长驱直入狠撞骚心,把慕思宁牢牢钉实在他身上,人妻爽得眼泪冒了出来,骚屄紧缩着咬住肉棒蠕动不放,快要被插到高潮的前兆。

    “天刚刚亮,太太就这么热情地勾引我。”

    祁修远环臂抱紧慕思宁的身体,贴着他的耳畔沙哑低语,像只心情愉悦的餍足野兽,直白强势地圈禁自己的雌兽,强行交欢以宣布占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