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岭红梅小说网>灵异>被坏蛋医生玩哭的笨蛋美人 > 搓洗sB,花洒冲X,被医生扇B扇爽了
    慕思宁发现祁修远真的是一名很负责的医生,不仅平日里对他的身体状况很上心,连熬药这种事也是亲力亲为。

    可能是上次副作用的事让他长了记性。

    祁修远只有他一个病人,做这些工作量不算太大,而且他业术有专攻,手艺比慕思宁好了不止一星半点,交给他来办远比自己带回去慢慢炖煮靠谱得多。

    况且丈夫和婆婆本就质疑慕思宁生育能力有问题,要是看到他大动干戈地买药吃药,恐怕又要借题发挥。

    一想起家中的人和事,慕思宁就觉得眉心隐隐作疼,不知不觉间家庭已经成了他的负担,呆在那栋冰冷的房子里总会让他感到压抑。

    也只有来到诊所这里,慕思宁才能短暂地让自己放松下来,享受少有的清闲安宁时光。

    祁医生大抵也是知道他想要休息,平时进退有度,不会专程没话找话过来打扰他,给了慕思宁充分的私人时间。

    只不过在他睡下之后,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今天祁修远有了新想法,抱着昏睡中的赤裸人妻走进浴室,分开他的腿抚弄下边的娇花,摸了一手湿黏的蜜液,把人妻摸得浑身发热娇喘不止。

    “一摸就湿了,太太的小骚逼好淫荡,丈夫没有好好满足你吗?”

    阴蒂被他捏在指尖搓揉把玩,尖锐的快感让慕思宁止不住地颤栗,腰胯不停地在他手上扭动,连带着腿心的粉鲍都蹭来蹭去。

    蹭了祁修远一手湿黏。

    他拿出一瓶乳液,开盖挤在手心里,搓揉出细腻的泡沫:“太太这里被别的男人碰过了,得好好地洗一洗才行。”

    下体离了他的手暂得歇宁,慕思宁微张着唇细细喘息,身体缓慢松弛下来,浑然不知接下来会遭受怎样的蹂躏。

    手掌重新覆上他的花穴,从阴户滑到逼口,扒开阴唇肉涂上泡沫,每一处角落都不放过,很快逼穴就沾满了白沫。

    “唔……嗯~~”

    逼肉被手掌大力地搓揉,酥酥麻麻的触感传遍下体,从穴瓣到阴蒂小阴唇全被搓弄了一遍,泡沫越搓越多,还混着花穴里流出来的蜜液。

    痒热爽麻的感觉快要把慕思宁逼疯,咬唇低吟着想要扭动逃离,可无力的身体似有千斤重,只能倚在祁修远身上任由他为所欲为。